哪里是不敢面对人群,只不过还不愿意放下过去,不想放过自己。

无人

     趁着四下无人,地面无风,一点点打开记忆的门。看着落满灰尘的往事前尘,渗透的一点点光线有太阳的印痕。

       笔筒孤立桌面,不知看向何方。哪里都可以去,却哪里都去不了,它就在我手里。可谁知道哪一刻它会滑落掉地。尽管会被捡起,但它已不再是自己。

       夜晚的天空没有流星,不见月明。只有空寂的眼望着深深的夜出神。倚在床头正好可以望见的狭小窗外,没有男男女女的拥抱,没有居委会大妈的热闹,有的只是对面楼下的星辰般的灯光。清冷、孤寒,照得人满心冰凉。...


听说巴黎恐怖袭击的一天。


抬头看见一片阴霾。

冷风劲吹,雨迟迟未落。终于落下了,像是天在哭。


几天心里埋藏了很多事,一场雨好像也就忘了。故事中的人也就不记得了。

过去的总会过去的,时间带走的都是该走的,吧。


别了,过去的人;别了,以前的自己。

宁愿在悲伤中看穿世界的面目,也不想在阳光下浑浑噩噩的混日子。开心,若只是傻乐,那还是算了。


喜欢这天,虽然冷,却安宁、清晰、理智。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
不睡

夜已深,无人入睡。午夜时分,清冷的空气中,耳边又响起熟悉的音乐。

幼年就相识,你还来过我家。奇怪的是,只是我记得你,你却仿佛没有见过我这个人。若不是多年后我无数次不厌其烦的提醒和共同的朋友作证,也许你根本也不会相信曾经遇见过我这样的一个人。就像电影的剧情,你失忆了,需要依靠我的一遍遍提醒才能往日的共同度过。幸好时光不燥,你我未老,有的是漫长岁月让你渐渐了解我,慢慢喜欢我。认识了很多年,直到几周之前才明白自己对你的感觉。经历了十多天的“如隔三秋”,体会过好几夜的辗转反侧之后,终于决定约你。

睡不着,想你。

听音乐,想你,想我们所有可能的未来。


正念与妄念执着抵消,剩下的一片虚无中将意识重建。体会世界从无到有,由暗而明的过程。那就是新生。

一个人的时候,最难的是承受时间的重量。

95.1.7

希望有

寒冬,夜行

当冬夜,一个旅人。

夜路走多了,久了,也就不再在乎什么黑暗、鬼怪。混蛋见多了,对好人也漠然。只是眼神从此死死锁定黑夜,迷茫于一片沉沉黑暗。永无宁日,也无处可诉。寻常对话里都能见到刀光剑影,身边的善意也变得别有用心。是畏惧更是自保,是防御也是伤害。

雪飘,白色地面留下两行道,长剑一般直指前方,仿佛那就是世间黑暗的心脏。明月当空,苍白的光阴冷地看着人间。内心竟起了共鸣,一处温暖被寒气划破,脸上流下温热透明的液体,像冬去春来的河流,慢慢裂开,汩汩鲜活流出来。

即使一无所有,我还有这天、这地、这月光,这一望无际的黑暗,这天地宏阔的苍茫。我是一个人,却又不只是一个人。

从窦唯到李亚鹏,她的心究竟属于谁。旁观者的眼光永远接触不到真相。 


锋菲恋传得沸沸扬扬,多少是友情多少是爱情,多少是爱多少是陪伴,除了她自己恐怕没人知道。


听了她的很多歌,看过她的很多消息。到头来只觉得有一首歌属于她自己——执迷不悔。


都说戏如人生,那是贴近生活、反映现实。可若人生如戏,就不免愁肠百结、险象环生了。


遮住她的才华,只看情感,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。有着平凡女人会有的种种纠结,有着普通女子会有的敢爱敢恨。对于她,只有音乐是最好的体会和赞美。


© 吟游诗人 / Powered by LOFTER